很多人为何都认为朱武是《水浒传》里最憋屈的好汉?

发布时间:2018-08-20 10:33:52

很多人为何都认为朱武是《水浒传》里最憋屈的好汉?

  智多星吴用是梁山的大军师无人不晓,他的睿智令人称道,其实,在梁山还有一位这样的人,其谋略绝对不在吴用之下,更胜吴用一筹的是他还会武功。

  称得上是文武双全,除此之外,他的出身也不可小视,因为他出身于山大王,在地方上那是赫赫一霸,想当年梁山为壮大实力实现三山合并,这位好汉就率领手下兄弟来到梁山。

  实指望凭着自己不俗的本领及粮草和兵马,在梁山怎么也会弄个前几把手干干,结果,不但被排除在权力核心之外,而且基本被埋没,由此成为梁山最憋屈的好汉,此人就是“神机军师”朱武。

  梁山大聚义的好汉主要来自三个方面,第一就是三山合并,即梁山、清风山和少华山的三股势力合并;第二就是社会上闲杂人员慕名投山;第三就是因为犯事被逼上山。

  神机军师朱武就来自于少华山,很多人看到朱武的绰号都以为他是军师,而结果恰恰相反,他是少华山的山大王,既然是大当家的干嘛弄个军师绰号,其用意至今无人能解。也许是低调而为,但也不排除作秀嫌疑,有一点倒是可以肯定的,那就是后来的憋屈于他绰号有很大关系。

  朱武是土生土长的华阴县人,因为喜欢武功也没拜过师傅,硬是凭着股蛮劲练出点功夫,虽然武功不能盖世,但混迹江湖也是绰绰有余。双手使刀是他的强项,由于头脑灵光鬼主意又多,身边自然围聚不少悠闲之辈,这帮人整天游手好闲、吃喝玩乐,免不了打架斗殴,渐成地方一霸,被人称之为“黑道”朱武自成老大。

  也不知哪根神经出了问题,竟然跑到附近的少华山真正做起了黑社会,专门干些打家劫舍的勾当,在当地虽有名气,但绝非善名。

  朱武占山为王后,把少华山经营的风生水起,在方圆百里享有威名,其名声和势力远超当时的梁山,不过那会梁山当家的不是晁盖,也非宋江大哥,而是小土匪王伦。

  那晨光的梁山只干些偷鸡摸狗类的小事,而朱武已经开始打土豪抢土地了,甚至开始酝酿洗劫华阴县城,可见他的实力和果敢。把他称为晁盖、吴用和宋江等人的前辈绝不为过,要知道人家闯荡江湖时,晁盖还不过是个小村长,吴用不过是个教书匠,而宋江虽然混的好点,也只是县衙里的一个记录员。

  上梁山后,朱武排名三十七位,分管参谋和间谍情报工作,看起来有点高大上,其实根本没有多少权利,因为他是吴用的直属下级,那吴用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能听得进你的建议?做梦去吧。

  要知道,梁山好汉有严格的等级制度,分为天罡星和地煞星,天罡星相当于政治局,有三十六位,地煞星相当于候补委员,有七十二位,堂堂的山大王朱武竟在候补之列,实难想象。百分之百的憋屈,其主要原因还是他的绰号,因为他抢了吴用的风头,人家贵为总理不过是“智多星”,而你一个土匪竟敢称“神机军师”让人家以后怎么混?

  朱武到底有无神机?虽然书上描述不多,但飞来之笔足以证明是足智多谋,他的谋略通常被称为“阴招”其杀伤力毋容置疑。梁山有个好汉叫史进,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的徒弟,武功那是绝对的上上,又是富二代,响当当的名气,却被朱武玩于股掌之中,而且是心甘情愿。最后抛掉万贯家财不说,还弄个落草为寇的结局,仍把朱武当成过命兄弟,真是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。

  朱武当时想抢劫华阴县城,却担心县城附近的史家庄,因为史家庄是当地的名门望族,少东家还是个好战分子且武功骇人,不但喜欢打抱不平更喜欢多事,这个少东家便是史进。朱武没把县城放在眼里,却十分担心史进作对,就想先把他摆平再说,不料,三当家陈达就不信这个邪,总以为那是个江湖传说,非要领兵去灭了他,结果悲剧了,被人家活捉了事。

  见兄弟被捉自认不是人家的对手,唯有智取,朱武就带着二当家杨春来到史家庄,跪在大门口,把史进搞蒙了,不知戏出何处。眼泪婆娑的朱武哭述:我们三人虽非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,谁也离不开谁,且已磕头结义生死与共,如今三弟被抓,请你将我们一起抓了交给官府吧。

  这个秀作的真是滴水不漏,那史进一看:妈呀,世上还有这等情义之人,我岂能失义而留下骂名。一拍脑袋放了陈达,几人便成为好朋友。

  史进和少华山搭上关系,犹如套上紧箍咒,想脱离已非易事,朱武更念他是个人物,一心想把他弄上山,可史进有钱有势,啥都不缺,怎么可能上山入伙?老朱的办法就是狂打情义牌,他三天两头往史家庄跑,去时也不会空手,时间不长就弄的满城风雨,闲话江湖。终于有一天被贪财的举报,少华山的土匪正在史家庄饮酒作乐,官府立即派出大批兵丁将史家庄围的水泄不通。史进急得要命,而朱武等人内心却是高兴万分,不过,那是心里,表面上犹如热锅蚂蚁。

  朱武又跪在史进面前:哥哥,切不可莽撞,你是个干净人,不能因为我们而坏了名声,不如绑了我等还可以领到赏金。就这几句话硬把史进激的一蹦老高:什么话?想陷我于不仁不义?做了如此不齿之事,往后还有何脸面在江湖上混?于是,一甘人拒捕反了官府,史大少爷也就将祖上留下的庞大产业毁于一旦,还把自己整成通缉犯。

  史进被朱武逛上山,使少华山势力不断壮大,但同官府已成水火不容之势,毕竟他们势力单薄,恐难应对。而这时候的梁山正如日中天,史进的老朋友鲁智深在梁山混的还可以,他向少华山发来入伙邀请,于是,便建议大家前去投靠。

  朱武当然不愿意,老板不做做伙计,傻呀,无奈史进去意已定,碍于面子极不情愿地投了梁山。不知出于什么目的,史进竟将朱武的情况告诉了宋江和吴用,两人心里自然不爽,不过,自从上梁山后朱武也确实少了激情,故而不被重用大概也缘于此。

  虽然吊儿郎当但毕竟本事在这,有意无意间也会不失时机的露两手,用时髦话讲就是刷存在感,让好汉们不可蔑视。再说宋江一心想被朝廷招安,和军师吴用不知密谋了多少计策,但收效空白,直到打败高俅,以为机遇来临,便想方设法捧他屁股,可人家根本不买账。宋江就及时导演出“三抓三放”的喜剧,一心想巴结高俅以达目的,谁曾想这个高太尉不是个东西,一点也看不起他们,弄的宋江无计可施,吴用也是马后炮。

  此时,朱武提出应该走朝廷红人,只要有钱就肯办事的宿元景这条路,宋江依计而行,结果证明这条路绝对正确。解了宋江燃眉之急,可吴用却更加嫉妒于他,原来是用绰号来压我,现在又用计策难看我,不把你弄熄火看样子还要淘汰本军师呢?干脆一竿子到底,将堂堂的山大王交给梁山二把手卢俊义,去当所谓的军参谋长。

  你说憋屈不?还算好,卢俊义是个义气人,对落魄的朱武从不嫌弃,他也就有了施展舞台,为卢俊义的百胜将军威名立下了汗马功劳。

  朱武在梁山最露脸的一回,就是梁山征辽大战,对方弄出个古怪阵势,这么多好汉竟然没人看出阵法,连高傲自大的吴用也是一目愁展。

  但朱武短眼就看出名堂,他告诉大家这个阵法叫“天阵”并说出该阵法的奥妙,最后才破了此阵。

  岂不知又犯下大忌,再次惹毛吴用,这位憋屈好汉要想改变命运恐怕是白日梦了,所以他的憋屈也算是自然灾害。